当前位置: 首页 > 所有分类

所有分类

© 2005-2018 记得那时我刚上高职不久正是初秋天气还是有几分炎热,那时候她病重多日每天每夜都在与病魔抗争。每次电话打过去妈妈总是说好多了小病而已,吃点药就好了而我也天真的信以为真。殊不知她已在生命的尽头徘徊。可能她也是想我的想见我的只是她自以为是的女儿,让我连见她最后一面的机会也没有。那几天秋风已经开始吹起树叶也开始泛黄。过了快一个多月了每次都是打电话那次我决定去亲自看看。我偷偷地向老师请了假刚准备出发我妈妈打来了电话,她问我请假干嘛我就告诉了她。我妈妈沉默了我心里突然一振妈妈抽噎着出声,你就别去了三天前你外婆已经安葬了手机瞬间从我手中滑落,我听见了它与地面接触的声音也仿佛看见了列了痕的心。眼泪像波涛汹涌的小怪兽不停地掉几乎泛滥成灾。我再也冷静不了拿起手机对着我妈妈狂吼像极了咆哮的狮子。忘记了说了多少也不记得说了什么话不知道妈妈说了些什么只是嚎啕大哭,脑子里像炸了天雷一样混沌不堪惊吓了的舍友轮流看着情绪失控的我。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